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合作成为拉动中国外贸发展新动力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彭瑾

9月24日至9月30日,第74届联合国大会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应对美国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对峙局势将是本届联大会议最重要的议题之一。法德英领导人24日“站队”美国,称三国已查明是伊朗对沙特石油设施发动攻击。这些表态令外界担忧,伊朗很可能将采取进一步反制措施,美伊紧张对峙恐再次升级。

法德英认定伊朗攻击了沙特石油设施

当地时间9月2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纽约召开三方峰会,并在会后发布联合公报,指责伊朗应对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负责。

法德英三国领导人在公报中称:“(我们)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9月14日对沙特境内石油设施的攻击行为……对我们而言,事实很清楚,伊朗应对这些袭击负责。没有其他的合理解释。”公报还透露,三国领导人将继续支持仍在进行的调查,以确认袭击案的所有细节。他们同时也向美国和伊朗喊话:“本次袭击凸显了通过持续外交努力、与各方保持沟通以防止地区局势升级的必要性。”呼吁伊朗尽早同意就其核计划、导弹计划与地区安全问题进行谈判。

9月14日,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两处重要石油基础设施遭无人机攻击,致使沙特油气产能缩减二分之一以上。虽然与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联军交战的也门胡塞武装事后第一时间宣称对袭击案负责,但美国、沙特仍将矛头直指“胡塞武装背后的伊朗”。法德英三国仅谴责袭击事件,呼吁各方谨慎行事,不要对袭击案仓促下结论,当时并未将矛头指向伊朗。

有分析认为,促使法德英三国领导人转变立场追随美国、将矛头指向伊朗的原因,并非事件调查进展,而是美国从9月20日开始对伊朗实施的新一轮制裁。

9月20日,美国宣布对伊朗中央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等3家伊朗实体实施制裁,以报复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同时遏制伊朗与欧洲和亚洲的任何剩余贸易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20日在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会晤时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制裁措施。”

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并不是新鲜事,只是美国的这次制裁行动的性质引发了欧洲三国强烈担忧。据美国政府发布的消息,9月20日宣布的制裁行动,援引的是小布什时代旨在破坏恐怖组织金融网络的行政命令。这意味着美国已将伊朗中央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与恐怖主义联系起来。仍与伊朗有贸易来往的各方,尤其是欧洲相关方,未来有可能被打上“资助恐怖主义”的标签。这才是欧洲三国的真正担忧之所在。

自去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以来,欧洲三国联手力保欧洲与伊朗的“合法贸易”,并于今年2月创建了一个全新的支付体系。然而,此次美国给伊朗中央银行贴上“恐怖主义”标签,必然促使伊朗进一步减少《伊核协议》的履约承诺,美伊紧张对峙必将再次升温,欧洲企业要想继续在伊朗做生意将难上加难。

对此,当地时间9月23日,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在美国表示,他在本周联大会议上的主要目标,是缓解美国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勒德里昂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寻找各方降级冲突的路径。”他也认为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遇袭是改变中东地区局势走向的一个转折点。

由于沙特油田遇袭,美国国防部9月20日宣布特朗普总统已批准向中东增兵,在海湾地区部署包括导弹防御系统在内的防空力量,以加强该地区盟友的防御能力,进而保护其石油战略生命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22日表示,美国增兵中东目的是和平解决伊朗问题。

制裁与增兵之后,美国还要起诉伊朗

连日来,美国也在进一步对伊朗“极限施压”。继9月20日的制裁与增兵决定之后,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在本周的联合国大会上进一步采取行动。

蓬佩奥9月22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透露,美国将在本届联合国大会上对伊朗提起诉讼,希望此举产生“外交结果”。蓬佩奥称,在联大会议期间,美国将促使联合国针对沙特油田遇袭事件“采取坚定立场”。他说:“联合国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一个国家被袭击时,国际社会可以采取行动。沙特所遭遇的事情正是伊朗袭击。”

据美国媒体透露,在9月24日至30日的联大会议期间,美国将协助沙特出示伊朗袭击其石油设施的“证据”,以推动联合国采取协调行动,惩罚和制裁伊朗。沙特正在游说多个国家参与“反伊联盟”,其两个主要盟国美国和阿联酋均已明确表示可能参与“外交反伊”,但无意于常规军事对抗,因为一旦军事对抗效应外溢,势必将影响本地区的其他产油国的安全。

伊朗欲推“波斯湾安全保障计划”

油田遇袭事件的另一个“关键方”伊朗,也打算在本届联大会议上主动出击,料将与美国、沙特展开正面交锋。

当地时间9月22日,在启程前往美国之前,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德黑兰透露,在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他将向联合国呈报一份与本地区国家合作,共同保障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和阿曼湾安全的合作计划。虽然鲁哈尼未透露安全计划的具体细节,但伊朗外长扎里夫已在联大之前的一次记者早餐会上表示,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巴林、阿联酋、卡塔尔、阿曼和科威特,可以成为伊朗将在联大会议上提议成立的“波斯湾安全联盟”的首批成员,伊朗也不反对也门加入该联盟,“预计这些国家将在联合国的领导下展开互动协作”。

有分析称,伊朗此举,旨在对抗美国此前提出的在本地区建立“海湾护航国际联盟”的计划,并主动撇清自己在“中东石油安全威胁”中的嫌疑。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后,中东石油基础设施与石油运输安全引发国际社会前所未有的关注,不少国家似乎开始警惕伊朗对中东石油安全的威胁。面对这一现实,伊朗不限于外交澄清,还出动提议组建一个由本地区主要产油国主导的“波斯湾安全联盟”,可能有三个诉求。其一,尽可能团结本地区产油国,尽量减少美沙的盟友,避免外部环境进一步恶化。其二,将“护航与巡逻”责任留在本地区国家内,避免美英等外部势力过度介入,进一步减少军事冲突的危险。其三,伊朗主动作为,努力撇清自身“威胁中东石油安全”的嫌疑,有利于改善其国际形象,助其在联合国获得更多支持。

中方呼吁通过对话解决海湾地区分歧

对于当前海湾地区的紧张局势与分歧,中国领导人和外交部已多次呼吁有关方面避免采取导致地区局势紧张升级的行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3日在北京会见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马赫迪时强调,当前中东海湾局势复杂敏感,有关各方要保持冷静克制,在相互尊重基础上,通过对话、谈判等和平方式妥善解决彼此矛盾分歧,共同维护地区和平和稳定。中方愿同包括伊方在内的有关各方保持沟通。

针对伊朗媒体21日报道称伊朗“很快”将与中国、俄罗斯在属于国际水域的阿曼湾、印度洋北部举行海军联合演习的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3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中国军队与其他国家的军队保持着正常的交流和合作。具体的情况我建议你向军方询问。”

本报北京9月25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小茹 

首页 - https://51tuanj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