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大城市落户政策大变化! 这些城市不用积分和社保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傅文轩

成都游戏创业者田海博,带领团队反复打磨游戏产品的同时,仍在焦灼地等待着版号。而另一位创业者已经选择离场,他意识到,游戏行业已经变了天。

2018年12月29日,困扰游戏行业大半年的版号问题终于开闸,如今269天过去了,游戏行业回暖了吗?

宏观层面上,中国游戏产业继续保持着增长。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19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9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40.2亿元,相比2018年1月-6月增长90.2亿元,同比增长8.6%,增速同比提高3.4个百分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了41家A股游戏上市公司近期披露的年中报,从上市公司的业绩来看,头部公司的日子逐渐滋润,寒冰渐渐消去。但超过半数的游戏公司盈利能力出现下降,日子依然难过。

冰火两重天。游戏行业正在 驱逐 不具备竞争力的玩家,这种洗牌不仅出现在资本市场,而且正在源源不断地影响着游戏行业上下游。当用户需求和政策影响倒逼行业走向精品时代,这中间的阵痛、困惑、迷惘,或许只有每一个游戏从业者才能冷暖自知。

游戏行业只是稍微回暖

以往上海的游戏创业氛围很浓,每年都有一大批游戏创业公司新开,今年的话没几家,目前都在做存量市场,游戏行业版号还是很紧,从开放版号审批至今仅有1100多个游戏通过,而去年版号积压最严重的时候有6000个以上的游戏在排队等待审批,很多公司都在做出海。 专注游戏行业高端招聘的上海猎游创始人豆丁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每年豆丁的团队大概会接触超过1万名游戏行业中高级人才,以及数百家大大小小的游戏公司,这让他对游戏行业的风吹草动嗅觉十分敏锐。就豆丁的感知,他认为版号开放后,游戏行业只是稍微回暖,创业公司仍出现了大量倒闭。

游戏创业公司倒闭,并不罕见,2018年的倒闭潮更加猛烈。去年,在游戏重镇广州,游戏公司齐聚的科韵路,有报道称倒闭了上百家游戏公司,上海也有数十家中小游戏公司离场。在最艰难的时候,游戏大厂也顶不住开始裁员,进行人员结构调整优化。

为了迎接游戏行业的变化,豆丁在公司内专门设立了出海岗位猎头组,专门做海外运营、市场、商务之类的职位。 今年出海公司相对去年多一点,其实去年已经很多了,因为版号问题不是现在才发酵的,我现在小公司客户不多了,少了一块很重要的收入来源。

豆丁的感知和不少上市公司从业者类似,不少从业者表示,虽然版号放开,但是过审的数量依旧不多,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做好存量游戏的基础上,努力打磨新游戏,等待版号的顺利发放。

豆丁则向每经记者感叹,游戏猎头市场现在很难做,客户挺多,但是职位要求高了很多,人才溢出了,厂商们都提高了要求,薪资也有提高,但是仅针对专家和资深人才,游戏人才市场也是两极分化, 一部分学历一般,履历一般,年纪偏大,水平普通的人找不到工作被逐出行业,一部分高技术高学历的人才供不应求,身价甚至水涨船高。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但依然有人坚持在游戏行业寻找机会,今年还是有一些新开的创业小公司,也有人在苦苦等待。

田海博仍在焦灼地等待着版号,他创业耗时两年多,投入200多万元研发的功能性游戏《第五大发明》,由于版号限制,至今无法在国内上线。距离提交版号申请,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尽管对拿到版号抱有十足的信心,但究竟什么时候能拿到,田海博依然一筹莫展。田海博的处境,代表着相当一部分中小游戏公司。

对于头部企业,最恐怖的寒冰期确实已经过了,但大部分中小公司和腰部企业,处境仍然比较艰难。 艾瑞咨询分析师刘威告诉每经记者。刘威认为,有能力做出好游戏的小公司,如果能顺利上线,只会比原来活得更好。 真正活不下去的,是那些本来就意图割用户韭菜的公司,他们会被快速淘汰,洗牌。 刘威觉得,把割韭菜的公司洗得越干净,中国游戏市场环境才越好。

中国游戏用户规模突破6.4亿人

从数据上看,中国游戏市场保持稳中向好发展态势,实际销售收入加快增长,用户规模继续扩大。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突破6.4亿人,环比增长1.3%,同比增长5.9%。

不过,具体到各家上市的游戏企业,个中滋味不尽相同。经历了版号暂停、总量控制等政策影响的2018年,2019年游戏行业继续承压。

每经记者梳理了已公布2019年中报的41家游戏上市企业,发现其中的24家均出现净利润同比下降。其中,利润下滑最严重的是大晟文化,同比下降230.63%,并造成归母净利润亏损1105.92万元。

在营业收入方面,记者统计发现,上半年41家游戏上市公司总营收为484.98亿元,营收超过10亿元的企业有15家,其中世纪华通、三七互娱、中文传媒位列前三。头部公司造血能力在行业整体回暖的情况下提升明显。

以A股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世纪华通为例,2019年上半年世纪华通实现营业收入69.3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2.97%。其中上半年注入上市体系内的盛跃网络(盛趣游戏实际控制主体)上半年营收25.6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5.41%。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15家企业中,营收出现正向上涨的只有5家,其余10家营收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从归母净利润来看,在记者梳理的41家游戏上市公司中,下滑最严重的当属大晟文化,其次是天神娱乐,下滑幅度达197.23%,亏损达2.03亿元。

而在17家净利润上涨的企业中,三七互娱以10.33亿元的净利润,稳居榜首。上涨幅度最大的两家是盛讯达和姚记科技,归母总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达到712.04%和217.61%。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姚记科技,这家依靠捕鱼棋牌类游戏起家的上市公司,去年大赚1.74亿元。今年上半年,姚记科技净利润超过1.41亿元,大概率超过去年。

不过从收入和利润规模来看,盛讯达和姚记科技都并非游戏公司第一阵营。从已披露的游戏上市公司年中报可以看出,游戏企业经营状况呈现出严重的两极分化。但版号的收紧,让游戏公司学会珍惜和冷静,则是一个利好的方面。

2018年,收入靠前的产品里,大概有十几款是2018年新上线的产品。而在那之前的几年,新上线的产品收入靠前的只有个位数。 刘威表示,这个现象说明,大家珍惜版号之后,对产品的打磨可能会更加稳扎稳打。 这对用户和市场都是有好处的,我认为也是未来市场的一个关键词。

游戏行业投资越来越冷静

根据科技咨询机构Digi-Capital发布的2019年Q3游戏投资报告,过去18个月里,游戏行业并购和首次公开募股降至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过去一年的资本市场上,太多游戏公司因为业绩暴雷上了头条,其中尤其以天神娱乐最为夸张。在2018年,天神娱乐更是巨亏71.51亿元,创下游戏上市公司亏损之最。

此前不久,天神娱乐小股东罢免公司董事会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种种迹象表明,天神娱乐经营状况已经极端恶化。今年上半年,天神娱乐亏损达2.03亿元。除了业绩下滑,天神娱乐还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和诉讼案件,其中,天神娱乐卷入的14起诉讼案涉及金额高达30.59亿。

有一种声音认为,2018年的版号事件影响已经过去,但这种利好并非普惠所有游戏企业。除了天神娱乐,还有不少游戏公司业依然在暴雷的阴影中泥足深陷。尽管爆雷的原因各有不同,但与大的市场环境和监管政策分不开。

游戏上市公司业绩爆雷的另一个原因,集中在业绩对赌失败。对此,刘威认为,随着游戏市场成熟度不断提高,游戏市场的对赌协议事件只会越来越少。艾瑞发布的《中国移动游戏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经历了两年的热潮后,2018年移动游戏行业整体投资金额大幅下降,仅约为261.3亿元,其中最大两笔投资还都是来自腾讯。报告指出,市场投资也不再只是单纯为了换取收益,通过投资等方式来达到整合资源、共同发展的效果,才是各大厂商更长远的战略目标。

每经记者注意到,就投资事件而言,也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从2016年的286件,到2017年的188件,再到2018年的152件。而到了2019年,前5个月仅24件,投资金额仅48.4亿元。 中国游戏市场已经迈入成熟稳步的发展阶段,更多地用产品说话,不再弄虚的东西。 刘威说。

分析认为,未来游戏上市公司不再有希望靠外延式并购来大幅提升业绩,更多的聚焦于内生增长,才能在游戏行业整体走向精品时代的契机中绝地求生。

刘威告诉每经记者,2018年之前,中国游戏企业对产品的态度都是小步快跑,快速迭代。通过2018年的挑战,逐渐从小步快跑变成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用户一上来,面对的就是成熟度高的产品。今年上半年,几家业绩比较好的企业,产品可能是2018年挤压下来了,但是没有放弃,而是一步步打磨这个产品,2019年上线后,业绩得到了提高。

而对游戏行业来说,2019年至今的兴衰浮沉说明,浮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广告热线  北京: 010-57613265, 上海: 021-61283008, 广州: 020-84201861, 深圳: 0755-83520159, 成都: 028-86612828

首页 - https://51tuanjiao.com